五分11选5
 

百年传奇科勒动力

科勒动力百年传奇 | 夏之舞——科勒动力的家庭传承颂歌


2019年年末,科勒动力中国团队出版了《Bold Innovation – The Story of Kohler Power(科勒动力百年传奇·敢创之旅)》一书。今年年初,在意大利Reggio Emilia举行的一次会议期间,当科勒发动机中国同事向全球市场团队展示这本书时,柴油发动机美洲区市场总监Jennifer Rindt指着一张照片激动地喊道,“这是我爸爸!”于是,为了展示科勒动力的传承与精神,大家决定在庆祝科勒动力一百周年之际与Jen和她的父亲Marlow Bentdahl先生进行一次深入的交流。







《Bold Innovation – The Story of Kohler Power(科勒动力百年传奇·敢创之旅)》一书中的Marlow Bentdahl先生


Marlow,请告诉我们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到科勒工作的,都在哪些部门工作过?

我在1989年10月进入了发电机业务部,一开始从事的是“自动切换开关”(ATS)方面的工作。没记错的话,我只是在那帮了几个月忙,后来他们招聘了Tony Hackbarth做实习生来接替我。我真正的职务是紧急备用系统高级项目工程师。这些系统大部分都用于民营医院、维吉尼亚州医院和监狱。那时候,我们用梯形图逻辑进行PLC编程,使用的人机界面也非常基础。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也会经常出差去做一些新启动的项目。1997年,我离开了公司,2012年又回来到了公司,然后一直到2019年退休。我近期参与的一些项目包括水处理厂、汽车制造厂以及军事相关机构的紧急电源系统。


Jen,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在科勒工作的,都在哪些部门工作过呢?

在我来科勒之前,我从事过很多工作。2004年,我开始在科勒全球龙头组织担任新产品开发部门的高级机械项目工程师。之后我调到KALLISTA担任新产品开发项目经理,然后又担任了工程经理。离开KALLISTA之后,我回到了厨卫业务部,担任全球企业客户销售运营和渠道营销经理。后来,我相继担任过淋浴产品经理和淋浴门高级产品经理。在卫浴集团工作了大约12年之后,来到了科勒动力集团。我从2017年开始在发动机业务部工作,目前担任柴油发动机美洲区营销总监。


Jen,在加入科勒动力之前,您父亲跟您讲过哪些关于科勒动力的事情?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爸爸给经常给我讲,关于科勒动力的事情。他经常会谈论一些由他负责的项目,比如说在为哪个项目设计开关装置,或是他在为哪个项目解决的故障。



Jen Rindt和她的父亲Marlow Bentdahl及母亲Sue Bentdahl(也在科勒工作了25年,于2017年去世)


和他一起工作是什么感觉?

当我来到科勒发动机业务部时,我父亲还在科勒动力工作,这真的很有趣。我们可以一起讨论工作,分享见闻。


Marlow,重新回到科勒是什么感觉?能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工作又是什么感觉?

2012年,我回到科勒的时候,感觉就像回家了一样,一切如此的熟悉。看到技术研究方法和应用的巨大进步时,我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Jen和她的工作也让我感到十分骄傲、自豪。我非常感谢科勒给我们创造的这个机会,让我们父女俩在同一部门工作,为同一项事业奋斗。




同一部门工作

为同一项事业奋斗的父女

共行敢创之旅

科勒希望与您共享前路

给予无限精彩